阿城小岭冶铁遗址带你穿越回金朝领略金戈铁马

金初提倡农垦屯田须铁制农具,对辽战争接连不断武器需求迫切,这些铁从哪来?原来金建国前女真人完颜部灭温都部掠来冶铁匠人为其炼铁
阿城小岭冶铁遗址带你穿越回金朝领略金戈铁马














生活报记者李琳

哈尔滨阿城素有“女真肇兴地,大金第一都”之称。公元1115年,女真人首领完颜阿骨打在今阿什河畔建都立国,史称“金上京会宁府”。而据金史专家王永年介绍,发现铁矿、掌握冶铁技术对于金建国前后的经济、军事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考古调查人员在阿城小岭地区发现的古代铁矿和冶铁遗址可以得到充分证实。为了揭开早期女真人采矿、冶铁、生产生活、开疆拓土的尘封故事,记者采访了金史专家关伯阳、王永年以及黑龙江省考古研究所、阿城文物管理所的相关人员。

考古发现:

阿城小岭地区

发现多处冶铁遗址

黑龙江省考古研究所提供的一份,上世纪六十年代由当时所属黑龙江省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王永祥执笔的调查资料显示,1961年3-4月间,在调查阿什河的古文化遗址时,知悉1958年和1959年曾在五道岭(位于小岭镇内)发现了古代矿坑和有关遗物。因此,在同年及1962年5-10月间对五道岭周围地区进行了较细致的调查。经过调查,除发现五道岭古代铁矿和冶铁遗址外,还陆续发现了古代冶铁遗址五十余处、建筑遗址十余处和古矿坑一处。小岭地区属于张广才岭西麓,山脉连绵,东、南、西三面的山脚下有环山绕岭的阿什河,古代冶铁遗址就散布在这些大山坡附近的黄土漫岗上,炼铁渣、木炭、冶铁用的铁矿石等到处都有。

王永年向记者介绍,在哈尔滨市阿城区小岭镇境内的铁矿、冶铁遗址中,规模较大的是石河村釆矿遗址和东川村冶铁遗址。石河村的釆矿遗址,是一个80米宽、40米深、300米长的大坑。专家估算,从这里釆出的铁矿石应在50-80万吨之间。在石河釆矿坑的西壁,有个直径3米多的山洞。据年长的人说,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大炼钢铁时开凿的挖矿洞。

据阿城文物管理所相关人员提供的资料记载,东川冶铁炉址,穴筑于黄土岗内,长约25米,宽约20米。曾在此发现的遗物有白瓷片、布纹瓦、灰色陶片、铁锤、铁砧、黑釉大碗以及北宋“元丰通宝”铜钱等。

被迫迁徙:

完颜部迁至阿什河流域建房、农耕、探索烧炭炼铁

据王永年讲,女真人掌握并发展了冶铁技术,为他们的日益强大提供了重要保障。女真人冶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四世献祖绥可时代。众所周知,阿什河流域是女真完颜部肇兴建国之地,所以称阿城为金源之地。公元十一世纪,金建国前的第四位皇祖——金献祖完颜绥可率完颜部族从仆干水(牡丹江)迁至阿城,此时相当于北宋和辽朝的中期,之前的百余年,在他三位父祖辈的统领下,完颜部已是牡丹江流域很兴旺的大部落。至于到了他这一代为何迁徙,史料上并未直说,但有大量关于辽国威逼女真人、不定期发兵征剿的记载,当时整个东北有几十个女真部落,完颜部也难逃辽国骚扰,当然也不排除女真部族间残酷的互相攻杀等原因。迁徙之前,完颜绥可派出游骑寻访部落新居地,游骑们踏遍了广袤的黑土地、山林、江河、沼泽、草地……最终选定了阿什河流域。

完颜部历尽千辛万苦来到阿城,最初落脚在海古水,之后逐渐转移到隔着一道大岭的阿什河流域。大酋长完颜绥可思想活跃,富有开创精神,开始训导之前一直过着冬居地穴、夏逐水草的渔猎生活的族人,学习辽人和汉人建造房屋、集结村落,有了安定的住所,又教族人学习简单的农耕,在食住有了保障后,又开始探索烧炭炼铁技术。

冶铁业的出现非同凡响,中原的商周时期向春秋战国时期转化,一个值得一提的文化标记就是由青铜器时代转为铁器时代。完颜部掌握了冶铁业,就等于在蛮荒的白山黑水间发出了明亮的进化信号。当然,这个进化是缓慢的,也是历尽艰辛的。完颜部八九百年前的冶铁遗址就在阿城小岭地区,那是一口口深达几十米的矿井。从此,完颜部加快了繁衍生息、发展壮大的脚步,为日后征服白山黑水诸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建立金朝:

冶铁业的高度发展为金军节节胜利提供物质保障

到了完颜绥可晚年时,完颜部的领地已扩展到松花江流域。只不过,还是个松散的部落联盟,完颜部对周边温都部、唐括部、五国部等其他女真部落并未实现有效统治。临终前他传位于最欣赏的儿子完颜石鲁,史料记载,石鲁果敢刚毅、骁勇善战。为了子孙后代,还有一段完颜绥可亲自为儿选“悍妻”的佳话:“石鲁到了成婚年龄,绥可便放话称,儿子勇断异常,柔弱女子不配。适逢徒单部有个出了名的女子待嫁,是远近闻名的厉害精,无人敢娶。绥可听说后,立即派媒人提亲,随后安排儿子娶亲。”这样一对刚强男女婚后如何呢?从石鲁以后的完颜子孙一代强似一代,就足以说明绥可的良苦用心了:石鲁作酋长后征服了附近部落,成立了部落联盟。石鲁之子完颜乌古乃又合并了许多部落。公元1113年,乌古乃之孙完颜阿骨打统一了女真各部,并于两年后建立金朝。

金史专家关伯阳介绍,金代建国之初,就把发展农业列为国策。伐辽之后,金军节节胜利。他们每攻占一个地方,都要把那里的人口掠到上京(阿城),使这里的人口越来越多,吃饭成了一个大问题。金朝廷就提倡农垦屯田,这样对铁制农具的需求就显得十分重要。军事上,金对辽的战争接连不断,对武器的需求自然也十分迫切。既然铁对金初的生产生活、经济军事如此重要,那么如何能得到更多的铁呢?原来金建国前,与完颜部相邻的温都部人善于冶铁,可是向他们买铁器他们又不卖。无奈,完颜部就出兵把温都部平了,把他们的冶铁匠人掠过来为其炼铁。于是就有了金军那赫赫有名的“铁浮屠”骑兵,从骑手到战马,全是钢铁战甲包裹,作战时如钢铁洪流般碾压过去。

王永年告诉记者,阿城出土的金代铁质文物相当丰富,如军事方面的刀、矛、锏、铠甲、锤、马镫、马衔铁、箭镞……农耕方面的菜刀、锤子、剪刀、铡刀、犁铧、三足锅、凿子、铁锁、抺泥板、铁铲、铁壶、镰刀、铁锹、谷叉、猎叉、渔叉、冰镩、网坠等,几乎应有尽有。由此可见,金代的冶铁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正是冶铁业的高度发展,才使女真人的生产力有了大幅提高,为金军在战争中的节节胜利提供了强大的物质保障。

阿城小岭地区发现的古代铁矿和冶铁遗址,让我们有机会更深入地了解到,爱好学习并能迅速接受新鲜事物的女真人掌握了冶铁技术后,完成了其民族历史从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的跨越;也让我们可以将思绪穿越回金朝,领略女真人曾经的金戈铁马、所向披靡……

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