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不自律,别人就越不宽容

你越不自律,别人就越不宽容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静伟

还是想从圆通女快递员给客户下跪事件的不断反转说起,在我看过的关于此事件的所有评论中,我觉得《团结湖参考》中张静雯的观点深得我心:“规则不明晰的地带,体谅、宽厚、同理心是最好的调停者。倘若这些“调停者”统统缺席,一地鸡毛注定无法收拾。多小的事,都非得争辩个是非高下来,就是正义么?灰色地带总是有的,多一点体谅宽容、多一点同理心,不会妨碍正义。”

也正如她所说,在这起事件中,“无人不冤,各有各的理,也各有各的不是。遗憾的是,大家都沉溺在自己的立场与处境中,于是矛盾无法纾解,反倒制造各种各样新的委屈。”

对此,我深有同感,当下社会中,不止是快递外卖与客户之间如此,很多由于身份立场不同,而陷入针锋相对处境的群体互掐已经屡见不鲜,比如年轻人跟大妈之间、开车的和走路的之间、养狗的和不养狗的……都是互相看不惯,都觉得自己有很大的委屈,都认为对方有一身的不是。

就拿让座来说吧,本来很小很简单的一件事,却居然成了一个纠缠我们良久的社会话题和事件,动不动就吵得沸沸扬扬、一地鸡毛。一方面确实是有些年轻人,不懂得尊老爱老,面对身边颤颤巍巍站着的老人,嬉笑自若,熟视无睹;但另一方面,也真的是有一些老人倚老卖老,像那种硬要别人让座,不遂就坐别人腿上甚至打人耳光者,也总是会时不时地闯进我们的视野。而正是因为有这种人、这些现象的存在,让一些本来就不想让座、不愿让座的人,有了更理直气壮的借口。甚至可能因为让座时一个老人没说谢谢,以后在面对所有老人的时候,都可以坦然地坐下去……

还有开车拐弯时,遇到绿灯通行的行人让行本应是规则和常识,但依然有很多车辆无视行人呼啸而过,而这些车主往往会以“中国式过马路”来给自己找理由。比如我曾就此现象写文后,就有开车的人跟我说,有些人你让他吧,他慢慢悠悠就是不走,甚至还拿着手机看,你说这样的人我能让他吗?我的回答是,既然是绿灯,他通行快慢,都不能成为你不礼让的借口,而且,毕竟不是所有的行人都把过马路变成逛马路吧?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选择性看见,我们看到什么,只是因为我们想看到什么。我们只有觉得别人罪有应得,才会让自己的行为心安理得。

处于对立的立场,我们都有充分的论据来为自己的论点辩护,但是却把自己活成了一篇战斗檄文,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对自己和他人都葆有温暖和善意的人。

但是我也一贯主张:一方的宽容,要以另一方的自律为前提。

比如,正是一些养狗人士的不自律,遛狗不栓绳,导致咬伤人的事件屡屡发生,狗粪不清理,弄脏街道不说,还经常会让别人踩上一脚,这就难怪会引发一些不养狗、不喜欢狗的人的反感,甚至极端者,会用药物毒狗的方式来进行抵制和报复。而这些反弹,也让养狗者和他们的狗狗的自由和空间,变得越来越逼仄。

我们都知道外卖快递人员非常辛苦,可是当我们头一天刚被朋友圈中一个独腿快递员的负重前行而感动,第二天却差点儿被一个急速逆行的外卖小哥撞倒,可能心里原有的那些感动和怜悯,也都被冲撞得烟消云散了。

要知道,人总是更容易看到和记住那些不好的东西,也总是更愿意找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这是人的自私,也是人的自保。

就像一张有黑点的白纸,人们更容易看到的,是那个黑点。

而自律,则可以让我们尽量不去做那个黑点,不因为自己的那一点黑,而玷污了一整块的白。不因一己之陋,成为别人偏见的理由。

曾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一些人,理解另外一些人,一些人,不理解另外一些人,他们之间的差距,就是境界。”但我们不可能要求所有人理解所有人,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有如此的境界,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用自律为自己和自己身处的群体,换取最大的自由,也换来别人最大程度上的尊重。

当然,如果我们都能做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这个世界,“则远怨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