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市王艳云:17年的母爱坚守换来“唐氏儿”颈上的奖牌

为锻炼四肢协调性她让孩子学乒乓球六年后取得一银两铜好成绩
齐市王艳云:17年的母爱坚守换来“唐氏儿”颈上的奖牌






生活报记者邓明娟

家是温馨的港湾,是诠释爱最美的地方。人们都说母爱是最无私、最伟大的,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王艳云就用这种爱养育了一个特殊的阳光快乐的孩子。

王艳云是一名音乐教师,她也是一个唐氏综合征、一级智障孩子的单亲母亲。唐氏综合征是一种全世界都无药可治的病,有医生曾说孩子活不到16岁,而王艳云没有向命运低头,17年来,她走上了一条极其艰辛而充满荆棘的自创训练方法培养儿子的成长之路。她查阅了无数有关这种疾病的资料,针对孩子每一时期的现状制定了不同的训练计划。工作之余,每天争分夺秒地对孩子进行 训练,孩子的点滴进步都是要用年来计算的。如今,孩子已经上初三了,不仅能够和正常孩子一样上学交朋友、独立弹钢琴,还先后代表省、市、区参加了全国特奥乒乓球比赛、黑龙江省残疾人运动会,取得了一块银牌,两块铜牌的好成绩。

“打起球来,谁都看不出来这孩子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家长们纷纷称赞王艳云教子有方。近日,记者采访到王艳云,一起听听她的故事吧!

走路常摔倒学一项生活技能需要用几年时间

2002年,王艳云的儿子魏俊儒出生,初为人母的王艳云感到生活丰富多彩起来。可是,一两年后,王艳云就发现儿子和其他孩子有点儿不一样,发育的有些慢。五年后,医疗专家的诊断如同晴天霹雳,“俊儒患的是唐氏综合征,医生说孩子活不到16岁。”王艳云开始整日以泪洗面……但她没有放弃对孩子的治疗,开始查阅与这种疾病相关的资料,针对孩子每一时期的现状制定出不同的训练计划。

由于身体发育迟缓,各个器官发育的不完全,魏俊儒学会走路的时间比同龄孩子晚了许多。为了学会走路,孩子每天不知要摔多少次,最严重的一次差点儿将舌头咬断。“当时,接近舌根位置的舌头几乎被牙切断了一样,满口鲜血。”王艳云难过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从那以后,王艳云每时每刻都提醒孩子走路时把嘴“关上”,就这样一次次地跌倒爬起,魏俊儒学会了走路。

此后,王艳云开始利用各种器材训练肢体平衡和协调能力,魏俊儒六七岁时,为了教会孩子骑自行车、摇摆车,王艳云每天累得腰疼得直不起来,只能蹲着一点一点慢慢地站起来,经常累倒。“学骑摇摆车的时候,我把孩子的两只手放在车把上,两只脚放在脚蹬子上,由于孩子的协调能力不好,并不会两只脚交替蹬脚蹬子,我就一只手按住孩子的手,另一只手扶着孩子的脚,将平衡车进行转动。”如此反复两三年,孩子学会了骑摇摆车。

9岁时,魏俊儒上学了,走路还是会摔跟头,王艳云每到课间,就会第一时间跑到操场上去看他,学校的上下午跑操王艳云都会陪着他跑:5米、10米、20米……每天循序渐进地坚持,从来都没停过。孩子12岁时终于能和正常孩子一样稳稳地走路了,15岁时能高高兴兴地和同学们一起跑操,一圈、两圈、三圈五圈在王艳云的鼓励下都能轻松地跑完。

为学好乒乓球定点打了四年参加比赛取得一银两铜好成绩

因长期给孩子看病,家里条件每况愈下,可王艳云却选择了贷款买架钢琴,因为这能够训练他的手脑协调能力。开始难度很大,手指不分瓣,每天一小时手把手地耐心辅导,8年的坚持,魏俊儒能娴熟独立地完成王艳云教的每一首曲子。

与此同时,为了拓展魏俊儒的兴趣,王艳云又开始让他学绘画、乒乓球等。“报班时,处处碰壁,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每次听到扎心的话时,我的心疼了一次又一次,最终决定只要自己能教的就自己教,不能教的就上网自学。”如今益智游戏像华容道、象棋等都玩得很好了。

可是学乒乓球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弃吗?学乒乓球对眼睛、四肢协调性都非常有好处的,怎么办?正在王艳云心急如焚的时候,好心的周晓光教练接纳了魏俊儒。起初,魏俊儒每天用身体靠着乒乓球案子,站在原地,等待着教练的定点球。正手、反手、发球,四年的时间,使得魏俊儒所有的定点动作都很标准。教练开始微微地改变球的方向,促使魏俊儒下意识地移动身体。“每天放学后,与教练进行一对一单陪训练,在学校参加大课,和其他孩子一起训练”,六年如一日的付出,使得魏俊儒能够像乒乓球运动员一样打出正手、反手、搓球、三点等一系列的标准动作了。2018年,他先后代表省、市、区参加了全国特奥乒乓球比赛、黑龙江省残疾人运动会,取得了一块银牌,两块铜牌的好成绩。

摸喉咙感受气息方向尺子压舌学发音 艰难地帮孩子学说话

自从叫了两声“姥姥”开始就结束了发音,俊儒无论怎么教都不会说。每每听到别的孩子亲切地喊着爸爸妈妈时,王艳云只能急在心头。她决定从发音开始教,每天不厌其烦地一个口型一个舌位地教。“学习‘啊’的发音时,自己先做示范,让孩子观察自己口型、看舌头的位置,可是孩子怎么也发不出声,我就将他的小手放在我的脖子上,摸着我的喉咙感受气流的方向。

“‘啊’这个音,舌头需要往下压,可孩子不会,于是我就用尺子压住他的舌头去发音,这也导致孩子的一次次呕吐。”在无数遍的苦练中,5岁的俊儒会说妈妈了……孩子能用一个字一个词来表达自己的想法,11岁时能够流畅地说出整句话了。

自从孩子会说话了,王艳云每天都给他讲故事、读歌谣等,为了让他认字,王艳云利用家里的事物教识字。例如学习“电视”两个字时,王艳云用彩色卡纸写上“电视”二字,并贴在电视机上。每天反复练习,直到9岁上学那年,俊儒已经认识了800多字。字、词、句都会说了,但又如何与人交流呢?又一个难题再次摆在王艳云面前。王艳云开始教他打电话。因为电话是两个人一问一答的沟通方式,所有积累的词汇都要运用其中。“刚开始给大姨打电话,大姨问他什么他都不会回答,不知所措。他用渴求的眼神望着我,我很快就蹲下来,把孩子搂在怀里一句一句地教他。就这样每月二百多块钱的电话费无形中又增加了我的经济压力,但这种方法真的见效了。13岁时,儿子终于能与同学们交流互动了。”

学做事也学会感恩“唐氏儿”将爱传递

14岁时,王艳云逐渐地放手教儿子学习生活自理。王艳云有计划地教他洗小手巾、洗袜子、独立去买东西,处理生活中会遇到的简单的事情。“记得儿子第一次买早餐丢了两元钱,很难过。我摸着他的头说:‘儿子,你已经很棒啦,咱们下次把钱保管好就没事了’。”从那以后,他再没丢过一次钱。现在,俊儒每次买东西走之前,都会先算好大约需要的费用,保管好找回的钱并带回家。

王艳云教会儿子做事的同时也不能忘记教他学会感恩,把爱真正的传递下去。让王艳云欣慰的是,2018年,俊儒作为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年龄最小的运动员参加了省残奥会,从集训到比赛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一位拄双拐的运动员。那名运动员,每次打完比赛俊儒会第一时间跑进赛场为他拿双拐,搀扶他找凳子坐下,拿手巾擦汗,并蹲下来给他揉腿。

如今,在当地,提起魏俊儒,人们都纷纷称赞他是坚强、有责任心的孩子,也纷纷为王艳云竖起了大拇指。

本版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